销售热线:400-071-8888
客服热线:4008-033-337
N E W S
掌控最新的网贷资讯
数字化经济时代正向我们走来 2014年11月17日

  l997年5月门日,世界各大通讯社纷纷报道“UM的深蓝(DeepBlue)击败卡斯帕罗夫”,人机之战再次引发许多人对人类命运的关注。在科技发展的进程中,历来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是悲观主义,二是乐观主义。前考认为,科学技术的发展,导致机器奴役人,导致人性的丧失:后者认为,科技是进步的力量,它不仅能够改造地球,改造人,也能够改造社会。无论前者还是后者,都根源于一个同样的命题:科技决定论。

  科技是终将决定未来的。卡斯帕罗夫不必为失利于计算机而沮丧,人类也大可不必为飞速发展的科学技术而惊慌失措。现代文明越往前走,越人格化,一些智能工具(如电脑)处理信息的能力越是能达到惊人的地步(深蓝的计算能力为2亿步/每秒),但是,我们不能忽视,技术是在一定的社会历史背景下形成的,也就是说,一定的生产关系能够决定生产力的发展方向。

  从技术本身来看,为人类服务从来就是科技的天职。问题的关键是,科学技术应当朝着哪个方向迈进,才能克服它的破坏性的一面?也许科学技术的发展像其他事物一样,有一个过程,在它的低级阶段,难免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而没有低级阶段,中级阶段和高级阶段也便无从谈起。

  我们今天正处于这样的一个初级阶段。数字化:一条必由之路不可否认,地球被人类弄得面目全非。但这不是科技的过错,只能说是一群人的错误导向。最初的错误出现在工业文明之初。

  西方列强四处掠夺,战争的轮子碾压着原生态的土地。随着机械化大生产的展开,它们又贪婪地追逐狭隘的利润,无休止地开采地球资源,从而打破了人与自然和睦相处的格局。进入现代化后,强国竞争足以毁灭人类的军备,而弱国为了摆脱贫困,缩短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则靠拼资源或以破坏环境为代价追赶潮头。

  长此以往,球将不球,每一个明智的人都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可能结出的这个苦果。

  医治非理性行为的药方,毫无疑问是理性。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唯一出路就是:数字化生存一一不是让人受制于数字,而是把受制于键盘和显示器的计算机解放出来,使之成为规范人类行为并认识世界的最得力的助手和帮助人类摆脱困境的最重要的工具。

  现代化时代对于“数”的开发在初始阶段有失偏颇,计算机更多地使用于前端工业的自动化、通讯、无线电、数据处理等领域,现在,似乎有了变化,它开始介入我们的生活。网络建设蓬勃发展:常识性知识的极其关键的宝库正在形成:程序不再是孤岛,虚拟现实可望成为人的躯体的延伸。

  种种迹象表明,数字化文明时代正向我们走来。数字化时代运用信息时代的微机成果,继续朝前发展,致力于成为一种高级“灵敏”形式。这个“数”不仅能产生声音、图像,实现远距离传输,而且需要更大限度地体现“规律”,包括社会的、人与物的、人与人的生存法则。这个法则,不同于生产关系领域的法律、法令,而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和自由的要求。它可以引导人类社会创造而不破坏,也能够在人类失去理智时,随时敲响警钟。由于微机能聚合人类所有智慧的精华,因而,它甚至可以不以破坏生存环境为代价,创造出人类所需要的物质财富。

  前景是十分诱人的,我们没有理由抛弃这条道路而另辟路径。